湖北:无法申领健康码人员 入境14天内统一集中隔离


办案民警介绍,今年1月底,市民葛女士报案称,她受某慈善基金会委托,收购口罩捐赠给一线防疫部门。她通过朋友介绍,与自称有货源的武某相识,双方约定以1.9元的价格订购55万只一次性民用三层口罩,总价104.5万元。葛女士一次性付清全款后,武某分三次交付了5.5万只口罩,此后不再发货,也不退还货款,并将葛女士拉黑。

▲案发现场 业主供图

“想了些办法,买了信阳站到孝感站的车,再从孝感站补票到武昌站。”余泳兵说,近期收到了公司复工的通知,所以回到了武汉。这个时间点列车上的人虽然不多,但是只要能回来还是很高兴的。

同样租住在该小区的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居住在该小区的7栋,案发地是6栋。

“我是河南人,在武汉一家电子厂上班,收到公司复工通知后,就买票来武汉了。”杨女士告诉记者,她买到孝感站的票,然后再从孝感站买到武昌站。上车的时候要当地开的健康证明,公司复工证明,下了火车后,公司特地派专人专车来接她。3月27日早上,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的万科天誉花园三期发生一起坠楼事件,两名初中生坠楼身亡。

葛女士提供的聊天记录,武某多次承诺发货后毁约。

“车上人员都非常热情,想的也非常周到。”王小胜说,现在终于抵达武汉了,他要好好准备迎接复工。

“两个月了,心里很激动,终于回来了!”走出武昌火车站西出站口,余泳兵四处张望,一直在寻找接他的同事。余泳兵是黄石人,长期在武汉做装潢的他,年前去河南过年,如今他再次回到了熟悉的武汉。

警方发现除葛女士外,还有多人向武某购买防疫用品未收到货物。而且武某行踪不定,已搬离原来住址。3月1日10时许,警方找到了武某并将其控制。

“心情还是很激动的,好长时间没回来了。”一出武昌火车站西出站口,杨女士就看到了在出站口等待着接她的同事。